欢迎光临! 登录网站
首页
新闻中心
企业展示厅
党群活动
行业展会信息
行业会议信息

收藏官网


关注官方微信公众号


行业动态要闻
返回新闻中心

新能源汽车电池“退役潮”来临,我们做好准备了吗?

发布时间:4/30/2024


        一块电池,在为一辆新能源汽车兢兢业业地“服务”了8年后迎来“退休”,但它的主人却在此时犯了难:想要回收回本,正规企业开出的价格太低,几乎等于卖废品。
       此时,路边小作坊朝车主抛来橄榄枝:高价回收动力电池。
       “高价”二字,让这块动力电池的命运被彻底改写——它被运送到一栋住宅楼里暴力拆解,甚至还因操作不当起火,吓得操作人员连忙把它扔出楼。
       这个故事不仅是一块动力电池“不得善终”的悲剧,更是当下动力电池回收行业灰色地带的缩影。
       根据官方统计,目前通过正规渠道进行回收的动力电池占比不超过25%,剩下四分之三的动力电池流入了灰色地带,面临各式各样的风险。
       小作坊,不该是电池的归宿
       “2023年,我国废旧电池退役量超过58万吨,到2025年我国动力电池退役量将达82万吨,2028年后,这一数字将超过260万吨。”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理事、研究员胡庆培在接受采访时说。“这个数字是巨大的,而且近几年还会持续增长。”
                 
       动力电池回收仍处在行业上升期,前景广阔。如此庞大的市场规模,引来了数以万计的企业纷纷入局。
       截至2024年4月,工业和信息化部公示的符合废旧动力蓄电池综合利用行业规范条件的白名单企业(即动力电池回收“正规军”)共计156家,但仅在企查查平台可查询到的从事动力电池回收的企业就有12万家。
       156和12万,是当下行业内的“冰火两重天”。
       有媒体实地调查了一些资质不全的动力电池回收“黑作坊”。一些网络主播在视频平台公然兜售“拆解组装锂电池课程”,承诺198元包教包会;有企业从新能源汽车底盘上拆下电芯来制作新的锂电池,而这些拆下来的电芯有的已经严重老化鼓包,极易发生爆炸;甚至还有的电池回 收小作坊藏匿于居民楼内,记者到访时店内锂电池突然起火,被一位年轻人手忙脚乱地拎出门店……
                  
      “这些小作坊没有正规厂房,不按正规流程回收,回收的废料也不处理,直接倾倒进土壤里,污染了环境,”北方工业大学汽车产业创新研究中心研究员张翔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然而,不按要求处理,意味着成本更低,成本低,回收的价格可能更高。”
       从消费端到正规回收端如果没有良好对接,就有可能让动力电池“退休”后被这些扰乱市场秩序的非法企业“截胡”。
       “动力电池退役后的流向缺乏闭环机制和管理,亟待开展严格的规范和控制。”胡庆培说。
       为什么正规企业挣不到钱?
       疫情期间,锂矿价格暴涨了500-600%,镍铬等贵金属价格也一路水涨船高,大批非正规企业和小作坊入局捞金,牟取暴利。
       这边黑作坊赚得盆满钵满,另一边,白名单里的正规企业却是另一番景象。
               
     “正规企业的回收成本要比小作坊高得多。”张翔表示,“正规企业的电池回收业务大都是依附于别的业务来做,就是因为仅凭电池回收盈利比较难,很难支撑整个企业的运作发展。”
       随着国内锂矿开采规模扩张,全球锂矿价格回落,收益下降覆盖了全行业,对于小作坊而言,及时撤场止损相对容易,但对于正规且长期从事回收的企业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从行业的整体角度看,尽管这些年电池回收行业历经了锂矿价格的大起大落,但仍然属于新兴的行业——2012年,新能源汽车进入私家车市场,至今也不过10余年,动力电池的使用周期一般是5-8年,电池回收的高峰期近两年才到来。
       一个仍在摸索的新兴行业,需要来自各方的支持。